首页
> 粮食政务 > 市县信息 > 宁波

陈建芳:收粮季里一“铁人”
发布时间:2017-07-31来源:鄞州日报浏览次数:字体:[ ]

7月26日早上6时,一辆送粮车缓缓驶入姜山镇朝阳粮站,站长陈建芳赶忙从机声隆隆的烘干机房里走出来,开始又一天的收粮工作。此前,他近40个小时没有睡过安稳觉了。

“老陈,快来帮我一把。”前来送粮的姜山农户显然和陈建芳很熟稔。陈建芳快步走上前去,三十多载坚守在粮站一线岗位,既锤炼了他处惊不乱的胆略,也造就了他热情豁达的气质。

朝阳粮站每年担负着姜山朝阳片区1600吨左右的早稻收购任务,每年七八月是早稻收购季节,5名一线收粮人员每天起早摸黑,早上6时开秤,老陈是主力之一。

早上7时多,烈日毫不留情地炙烤着大地。在朝阳粮站,运粮车进进出出,收粮人员有条不紊地处理着验货、司磅、入仓、结算,秩序井然。

7月15日开秤以来,陈建芳每天坚守在收粮一线,超负荷工作着。记者见到陈建芳时,一个多星期没有回过家的他身上附满谷灰,由于长时间处在尘埃环境中,嗓子早已嘶哑,还出现了喉咙肿痛的症状,但除了偶尔喝几口胖大海茶,他并没有打算停下手头的工作。

陈建芳今年59岁,在粮食部门工作了37年,担任朝阳粮站站长已10年。“种粮是辛苦活,一年就指望着这么几天的粮食收购,我们做收购工作的,当然要尽力做好服务。”陈建芳说,夏粮收购,一般早上五六时就有农户把粮食送来了,粮站要早早开门迎接,有时他和同事要忙到晚上八九时,“剩余的时间,大多守在粮站的烘干机房里,查看设备的运转情况。”

“咱们收粮的有句行话,叫‘中午来粮不过夜’。不管气温多高,收粮烘粮的工作都不能停。”陈建芳一边在机器旁忙活着一边说。

临近中午,室外温度接近40摄氏度,地面被晒得发烫。陈建芳有名同事中暑了,他赶紧找出防暑药,让其去阴凉处休息,自己却片刻不敢偷闲,身上一件上了年头的T恤衫被汗水浸透。

稻谷上有谷毛,吹到皮肤上会发痒。陈建芳收粮一般会穿长袖,可眼下实在太热,他怕中暑,只穿短袖。他一边收粮,一边忍不住挠着手臂和脖子。“别看谷毛肉眼看不见,可挺烦人,一天收粮下来,晚上睡觉时也感觉很痒。”陈建芳说着,指了指脖子上的几个小脓包,“今年天气特别热,太阳一晒,不但发痒还长痘。”

老陈在许多粮站当过站长,但对这里的工作环境很满意:“以前粮站设施差,卸粮运粮设备不齐全,更别提在房间里装空调了。前几年,站里在休息室安装了空调,偶尔打个盹歇一歇,能让大家恢复精力。

收粮季,陈建芳十天半个月才能回一次家。记者问他为什么,他的回答也实诚:“老怕站里会发生安全生产意外事故,在家不如守在站里踏实。”他还说,有一次,忙完粮食收购回到家,吃晚饭时,端着碗就呼呼睡着了。

采访时,憨厚朴实的陈建芳一直推脱着,他说:“收粮季里,‘粮人’个个是‘铁人’,我和同事一样,都是为了鄞州的粮食安全。”

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
分享到:
0
【打印本页】【关闭窗口】